彩紅

私用。別關注 裡面的東西隨時清。
總有一天我會鼓起勇氣送給你的禮物。

像是不哭你就不會想著要安慰我似的。
不理睬不搭理我。
我有點懷疑我出來幹甚麼。
我也不想哭的呀。
我已經哭了那麽久為甚麼還能哭。
你趕我走。
你說那你怎麽不回去做。

我說不知道是不是走這邊你說你住這你都不知道。
我沒話找話你還兇我。

最近總是為了一樣的事在吵。
我想著。
就像我當天分手所說的一樣。
我們遲早會為了差不多的事情不斷不斷地爭吵直到互不理睬。
就像現在一樣。

你說哭吧哭吧你由得我哭由得我發洩。
我說不哭了。

你說已經聽過很多次了。

對。
我就愛說一些我根本做不好的事。

13-07-2017

你真的特別可愛。
尤其是睡前通話。

謝謝你送給我的新年禮物我超級喜歡的。
我要抱著睡覺抱著睡覺抱著睡覺!!!!

Because I'm yours.

一句足以把我的少女心轟掉。


用我喜歡你來虐一把大概會是怎樣的感覺。

(1)
我喜歡你。
我總一直以為能以這樣的心情走到最後。
然而,那份被我珍而重之的情感,自那天起,卻變成了我曾經很喜歡很喜歡過你。

(2)
我與你如同毫無交集的平行線,再怎麼走也連接不起來,畢竟我與你就連一個相交點都沒有,是吧?
既然不再相遇,那麼,關於我喜歡你這樣無關痛癢的小事,還是深埋於心底之中,不見天日地暗藏著,直到消散的那天好了。

(3)
把我喜歡你揉在戲言當中, 故意扮得若無其事輕鬆自如,假裝毫無深意地混雜在打鬧之中說出口。
那麼你也定必不太在意地配合著我,不深思不細想地接下來,用著玩笑般的心態應允。
誰都不會當真,不必當真。

躺平,憋了幾個小段子,我根本不會虐好嗎。

說的就是你。

喲阿彩。

怎麼樣你看你自己現在成什麼樣。

你算算你真的真切的去算一下週一考試考筆試了哦你有什麽看法。

你還是覺得自己繼續隨意悠閒度過什麽都不做嗎。

你看看你你真的需要審視一下自身。

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認定自己不會成功所以就在內心自我放棄了。

你現在放任自己隨意娛樂然後呢,你對得起你這十多年的人生了嗎?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進大學你知道的。

你看看你姐,你考不上大學就會像她一樣。

難道你想要過那樣的生活嗎?

那樣一點方向都沒有的人生你需要嗎?

好好看清楚你自己的現實你的一切都在你的手裡了。

你明知道這是家裡人對你唯一的期望。

你明知道你的人生根本除了這條路以外並沒有其他選項。

你明明,在他們眼裡,就只剩下這麼一個優點了。

你一直都知道香港的大學是怎麼一回事。

你一直知道自己的能力還沒有穩固進大學的程度。

你一直知道其實你就在邊緣徘徊著。

你別以為因為你一直都在浮游著就能靠著運氣滾進去。

你以為你的基礎打得好就能在最後關頭鬆懈尤其所謂的基礎根本一文不值。

你要知道你可是連學校里的同學都贏不過你還想要跟全港的人對抗。

你難道以為你在悠閒地走著的時候不會被人從后趕上嗎?

尤其你要知道你根本就沒有走多前。

你看到別人都去自修室你有危機感嗎?

你該不會以為別人都在拼死準備的時候你在這裡躺著就能讓自己的能力會有什麽改變吧?

總在說啊沒事啦到時候我會努力啦畢竟都死期了難道我還會像現在那樣閒著胡鬧嗎真是的。

嗯哼,你看看你,你現在看看你自己,你有什麽想法?

你後悔嗎你是不是覺得要是高中重來就好我會把我的選修課都好好學都好好練習好好打穩。

如果我也能像誰那樣的話這種白癡的假設趕緊扔掉你就是你誰都跟你沒關係做好自己啊混蛋。

嘖,你是想要逃避什麽?

這個時候只顧著回頭看的話可是會粉身碎骨啊你。

趕緊追上去啊你還在想著差距怎麼大我找不到路我不知道該怎麼前進那樣蠢的事情嗎?

還在想那樣的事情嗎你哪裡有空去想那種浪費時間的事情?

找什麽路直接急起直追啊還在想什麽路線反正先踏出了還算是前進啊你別停在這裡啊。

停滯不前是大忌啊你知道的你只要努力的話肯定會有進步的你進步的空間這麼多【

你需要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不要鬆懈啊你沒時間鬆懈了趕緊鞭策自己前進啊。

喲我認識的阿彩可是緊握著所謂的自尊跟虛榮心來求勝的傢伙啊。

自認定自己是有相當的實力的只是差一步差兩步這樣的不像樣的自信你不是一直以來都滿滿的嗎?

你可是相當自傲的一個人就算一直以來都未曾爬到頂端你還是一直深信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你甘心嗎你甘心輸給那些你一直覺得他們在浪費時間一直都沒有在學習的人嗎你甘心嗎?

連他們都在死前掙扎了就別讓他們連滾帶爬地爬到你前面去啊。

你要知道你現在所差的只是決心跟專注力專注于手頭上所有能幹的事情的專心。

你必須要抱著破釜沉舟砸鍋賣鐵的氣勢幹掉身邊所有人啊。

沒有退路了現在的你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別讓自己找任何藉口來松一口氣你要是鬆了這口氣就一輩子都咽不回去了。

別讓自己安於現狀啊別讓自己習慣安逸啊別讓自己停下來啊。

這是我最後一次跟你說這樣的話了。

一直以來我都在跟你說著這樣那樣必須前進的話我不知道你聽了多少做了多少。

可是你知道的,你接下來就是去戰鬥了,你讀書的生涯就是爲了這場戰鬥你知道嗎?

別以為就只有你一個人壓力很大所以就想要逃避你要當逃兵嗎你允許自己當逃兵嗎?

燃起自己的鬥心,前進的步伐請大步一點更大步一點。

不要還沒有戰鬥就被刷下來啊這樣不戰而敗你能接受嗎你能接受嗎根本就不是你的風格吧?

上周二你已經感受到了口試的壓迫感了不是嗎?

週一起的筆試是你給你的人生的第一份答卷

前進。

別找藉口了了,沒有時間了。

趕緊,提起你所有的幹勁。

緊抓你自己的榮耀心去戰鬥。

你是你的驕傲。

不要讓自己失望。

不要讓自己後悔。

這是你的人生。

由你的態度決定。

心態決定命運。

擺正你的心態。

戰鬥。

接下來十場戰鬥全看你了。

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的忠告。

最後一次。

坐等你凱旋回歸。

原創虛構獨白向。

你選擇我,
只是因為你睜開雙眼的那一刻,映進眼裡的人是我。
若然是那瞬間是他人,你也定會有著相同的的選擇吧。
那時候我深信自己是特別的,是獨特的。
現在看來我當時還真的太天真了,不是嗎?
清醒過來就好了,既然現在的我已經清醒過來了就好了。

那個時候你的世界還是很細小。
所以你追著我跑模仿著我互相鬧騰著。
那時候我還沒有把你當做唯一。
普通地相處著普通地對談著普通地喜悅著。

到底是什麽改變了我們?
因為什麽才會導致這樣的發展。

我想是我自己出了問題吧。
出了問題的人,是我。

我們在一起吧。
好。

在一起到底是什麽概念?
那時候的我以為那就是承諾。
現在的話,我只能說不知道。
現在的我已經搞不清楚。
到底那算是什麽約定。
我不清楚。

我知道的。
因為那個時候你只認識了我。
所以你才會說著那樣的話。

後來你的世界變得寬闊了。
見識多了人際關係廣了。

再也不需要我了。

我想我是意識到了。
開始恐惶了。
所以才會在努力縮小自己的世界。
試圖把你困在我的世界里。

獨佔欲。
沒錯事情開始有了奇怪的走向。
因為我對你有了獨佔欲。
你不是說我們在一起嗎。
……那爲什麽……爲什麽不再看向我。

……我到了很後的後來才知道。
所謂的在一起。
只不過是單純的在一起。
沒有什麽深刻的意義。
沒有什麽內在的含義。
只是簡簡單單的,在一起。

是我愚蠢地自作多情,自以為是怎麼樣的承諾。
…………還當作了憑依般看待。
就像毅然傲立于亂搭起來的課桌上。
卻完全沒有意識到有多搖搖欲墜。
自以為爬得很高站在頂端上。
可笑地驕傲著。
明明只要稍微重心不穩就會掉落地。
支離破碎。

你總說我陪伴你很久很久。
然後我卻發現我除了陪伴了你很久很久以外,
根本一無所有。

……我所擁有的只不過是時間。
僅僅是那份過去的情誼。
所謂的,回憶。

所以後來我放棄了。
因為我清醒了。
因為我發現我的不對勁。
因為我發現了這樣下去我只會一敗塗地。

我只好放你自由。
只好解放你,解放我。

你從來就不屬於我。
只是我太過認真地把戲言當做聖諭。
何必太過認真不是嗎。
所以我離開了。

你奔往你遼闊的世界。
……我不想再追著你跑了。
我累了。

既然你不需要我。
那麼我也。
只好。
……再見。

=======================================
關於故事背景構想。

嗯大概在構想著病患少年長期住院其間認識了少女。
少女呀一直照顧少年所以少年就覺得少女對他很好。
說出了,在一起吧,的話。
畢竟那時候少年只認識少女呀。

只是少年後來康復了,出院後接觸的人多了,眼裡不再只有少女一人。
認識的人一旦多了起來,少年不知不覺便削弱了對少女所傾注的感情份量。
少女不習慣了,畢竟從前相伴在少年身側的人只有她,對少年有著豐盛的人生理應祝福著,心裡卻只生出了孤寂感。
少女開始怕自己被取代被取締,怕自己再無存在價值,所以自恃著那句在一起的所謂承諾,有意無意地束縛起少年。
少年畢竟也只是初生之犢心向自由,不知道要如何處理少女的行動,結果用了對於做不好的事就先拖著的慣性思維,不知所措地拖延著。
而少女敏銳地感覺到了少年的不自在,她驚愕於自己過份執著的態度,發現自己的心態偏差了起來。
畢竟少年推搪著,少女以為這就是有意的疏遠,於是黯然地證實自己不被需要的揣猜。
少女想著束縛著少年倒不如乾脆地離去更好,也讓自己平靜下來。

其實少年不解少女為何要離去,他認為他一直珍惜著少女,因為她陪伴了他很久很久。
畢竟少女是他的初見之人。

少女以為少年那刻所說的在一起,是抱著交往的心態。
少女心呀撲通撲通地自顧自地陷進去了。
到了後來的後來才覺悟那不過是指單純像友人般同行的在一起。
其實少女說不定在中途就感覺到了兩者對這句話的意義不怎麼相同,不然也不會不安起來。
只是還不敢面對罷了。

並不是想說少年輕率地說出了在一起這句話玩弄了少女的少女心,構想中的少年單純而乖巧,少年並沒有想這麽多,他單純地,只是想要伴隨地走下去,只是恰好與少女所想並不相同罷了。

想要表現出少女的決絕。
少年的戲份其實不太多卻串聯起整個獨白。
那是少女眼中的少年,總與現實中的少年有那麽一點偏差,畢竟受到少女生出來的情感傾向所影響。
少女大概是有點偏執的妹子,想得太多容易就鑽牛角尖了。

看清楚哦。
從來就沒有提到過愛。
少女從來就沒有承認過這是戀情。

==========================================

等等我總覺得想著想著不小心背景設定就比獨白還要完整了明明只是個小腦洞呀天(。)
我剛開始只想了一句在一起而已呀其實。
抱頭自己給了自己長評我還真得了(。)

四月是你的謊言。

本應汹湧而來的情感在想要抒發出來時突然掏空了。
回神過來依然感受到細膩情感的餘韻。
無法忘懷那如流水般柔韌順滑的行文筆觸。

說起來相當無措。
明明不懂音樂。
當時腦海裡並沒有浮現出樂曲來。
明明只是文字與圖像。
那刻眼睛裡只不過映進了身影。
被牽動起來的思緒卻無法停止下來。
像是感受到了角色的感情。
寂寞無助迷茫堅強不屈好勝。
即使尚在摸索,依然堅定地向前邁進的步伐。
強烈地撼動著我的心靈。
激盪著。

在身後默默看著對方的背影。
如果不是我的話就好了吧畢竟我只是配襯品。
因為你的強猛多變而再次踏進這個華麗的舞台。
是你讓我的世界重新鮮活起來。

自欺欺人地裝傻逃避現實。
頓悟後發現自己還真的是個笨蛋啊。
明明一直在你身邊的人是我。
這樣看來不是非我不可了嗎。

如果我也能像她一樣知道你更多那該多好。
把我的一切全都刻進你的腦海裡。
你能忘記嗎。
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裡。

想在閉上眼前記住了這一刻的情愫。
趁著我還清醒這一秒。

關於眼鏡。

我覺得我習慣眼鏡的存在就像呼吸那樣自然。
感覺哪裡不對的時候稍微在鼻樑處托一下。
感覺看不太清楚的時候就拔下來擦擦看。
戴上了眼鏡突然就覺得好安心。
好像我的眼睛不曾模糊過。
好像世界一直都這麼乾淨完好。

大概還是會覺得可怕。
稍微想起來的時候回想把眼鏡放下來。
然後把手湊近臉。
算算我的視力還剩下多少。

八百度近視到底是什麽樣的概念。
大概是沒有眼鏡的話就只有一掌距離的世界吧。
沒錯,一掌以外的世界全都看不清。
心裡突然就感覺有點悲涼。
道不明地傷感。
我覺得我應該已經接受了眼鏡如眼睛的生活。
但我還是會覺得有點可怕。
還是會有點可怕。

有時候我在想我的世界被困在這片鏡片里了。
我一直覺得透過眼鏡來看世界的話顏色怎麼也會有點差別。
可是沒有眼鏡的話我看不見。
我有種我在自欺欺人的感覺。
這樣就像我在騙自己還能看清。
依賴著鏡片說我看得很清楚。
明明,明明早就什麽都變得模糊起來了。

有時候自己一個人走的時候我會想把眼鏡收起來。
我告訴自己這個才是屬於我的世界。
不是虛假不是藉助什麽外力才能看清的世界。

人們都變成差不多形狀的色塊。
我分不清。
我真的分不清那是誰跟誰。
我只知道顏色不一樣。

我還能看到紅綠燈閃啊閃。
只是我看不到清晰的人形。
我還能看到地上的障礙物。
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什麽。
我還能看到有很多很多的人。
只是我不知道他們是誰。

聽說沒有戴眼鏡的我比較漂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經病都說我不戴眼鏡是另一個人。
嘛其實我也不知道啦畢竟我不太常看到自己不戴眼鏡的樣子。

不戴眼鏡照鏡子不湊近看不到。
湊近好難過。心裡難過。
所以還是不照鏡子了。

母親大人總說我不細心觀察四周。
說我的眼睛總是什麽都看不到。
說我明明四周很混亂還是看不到就不收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那是偷懶而已你快相信我【

我只是習慣看不到而已。
看不到就不看。
看不到就看不到吧。
別強迫自己看到。
別讓自己因為看不到而難過。
不難過。

然後就懶得去看了。
反正多認真看都看不到。

其實只是自暴自棄【等等

我討厭眼睛。
我討厭眼鏡。
我討厭世界。

模糊。

我從來就沒有打算放開你。(side B)

聽說你要離開了。
我害怕別離過後再難以相逢。

我努力的維持著臉上快僵硬起來的表情,試圖掩飾自己內心的動搖,試圖用著一貫的微笑,讓自己鎮定下來。然而,到最後我還是無法冷靜下來,無法把你的話都好好地聽進去。只大概記得你說只是暫時離開,我們還會再見。

我壓抑著想要留著你留在我的懷裡的衝動,在你離去的瞬間轉身。不能回頭,不能回頭,不能回頭,在心裡不斷地重複著,似是要用言語來催眠自身般。要是回頭的話我怕我會追上去不讓你離開。我害怕看著你的身影在我的眼裡逐漸遠去。

到後來我才看到我手臂上的指痕,那是用盡全力捏著手臂,指甲深陷皮膚所造成的傷痕。我卻毫無痛覺,完全沒有發現。


 
 
之後再填(。)